iLOOKER電影網> 獨家快訊 > i影評!《無聲》:啟聰學校性侵事件,無聲的呼救最是尖銳
i影評!《無聲》:啟聰學校性侵事件,無聲的呼救最是尖銳
2020-10-28 作者:iLOOKER網編輯

文:放映雞

[有雷影評]

▲《無聲》海報(圖/CATCHPLAY)

取材自多起真實社會案件,講述在聽障學生身上發生的性侵霸凌事件,議題性電影在台灣不是特別盛行,難得有國片願意拍攝,帶我們走進殘忍但真實存在的故事。關於本片為何而誕生,飾演老師的劉冠廷說:「不敢說有太遠大的抱負,導演只能點亮那些陰暗角落,嘗試讓在黑暗中作怪的手,收好。」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 

【《無聲》好看嗎?跟《熔爐》一樣嗎?】

是近來朋友們最常有的提問,與其說好不好看,我更想說《無聲》是值得一看。雖然劇情走向並不難猜,畫面也不算最精緻,但整體表現都在水準之上,特別是導演不刻意強調受害的痛苦神情,也沒有將特定角色妖魔化,點到為止不只是對觀眾仁慈,更能把篇幅花在每個角色心路的鋪墊,希望我們眼中不再只有二元的-可憐受害者、邪惡加害者,而是去看到人們細膩複雜的縷縷心思。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許多報導和評論都說《無聲》是台版《熔爐》,但對我來說兩部片的施力點和觀影感受差異很大。2011年的韓國電影《熔爐》講述多名國小聽障生長期受師長性侵,卻在後續官司中得到前所未有的挫敗,基本上是從老師-成年人的角度,呈現弱勢家庭、法律乃至整個社會結構性的不公不義,再加上韓片在操弄觀眾情緒上很有研究,用恐怖片的手法刻劃施暴者,觀影當下的憤怒、走出戲院後的哀戚都異常強烈。

回來看《無聲》心理上當然還是非常沉重,只是相較之下不刻意煽情。本片著重在刻劃孩子們的心理世界,如此難以想像的霸凌是為何在高中生間形成,從同儕壓力到心理創傷、反抗失敗到以攻為守,每個人做與不做、說與不說都有各自的理由,很多時候大人眼裡的理所當然,在尚未成熟的孩子心中,卻是一個個跨不過的坎。

 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【忍一時卻沒有海闊天空】

新生代演員無疑是本片最大看點,三位主角出演時平均年齡僅16歲,嘴裡沒有台詞,但眼裡充滿故事。張誠(劉子銓 飾)的求好心切,貝貝(陳姸霏 飾)的天真無奈,他們身上是青少年獨有的單純和那沒來由的傻勁,本該可愛的特質,在片中卻特別讓人心酸,而全片最複雜的角色,則是由韓國童星金玄彬所飾演的小光。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電影前半段小光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,教唆同學去霸凌弱者卻從不親自動手,彷彿一切真的如他所言:「只是好玩。」直到他嘗試自殺我們才知道,原來小學時長期遭美術老師性侵,反抗過也求助過,人證物證俱在,校長卻只是把老師調走、息事寧人。在完全沒有受到輔導等幫助的情況下,小男孩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自處、更不知道如何看待他人,回不去受傷前的狀態,也找不到新的自己。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【惡不只來自惡魔,也藏在每顆心的裂縫中】

小光在陽台上那場戲讓我的淚水潰堤,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(指受害者對加害者產生正面情感甚至心理依附,俗稱人質情節)的他,一字一句都寫滿了困惑與痛苦,他也想恨老師、也想報復,是心理錯亂導致他把情緒轉向,可是即使傷害同學、割腕自殘,也無法讓過去的傷口癒合,只能繼續厭惡自己。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結局停在另一位被霸凌者的奇異眼神,彷彿下一秒就要用外套蓋住同學,換他做欺負同學的人,就說明了即使源頭的惡魔已經離開,受過傷的心如果沒有即時修復,惡就不會終止。姑息的師長、外人的不理解、家人逃避式的處理方法,都是在某種程度上使孩子被孤立,、心理不健全所以惡性循環一再重演。其實就算不談孩子,所有人都是需要被理解、被包容的,不管有沒有受過傷、聽人或聾人、老師或學生,誰都不能保證世上再沒有壞事發生,但至少不要視而不見,多理解、關心彼此一些,才有機會讓受傷的人們回歸生活、再次並肩同行。

▲《無聲》劇照(圖/CATCHPLAY)

 
目前沒有相關電影
i影評!《無聲》:啟聰學校性侵事件,無聲的呼救最是尖銳
i影評《無聲》:因為聽不見,使得說出口變得更加困難
《無聲》正式預告公布 導演呼籲觀眾找線索揪出「大魔王」!
「什麼遊戲,動手不動口?」後座力超強國片海報標語引討論
上則:《我們的勇敢時刻》:一段歷史,八個勇敢故事   下則:《戀愛好好說》獻給所有女性觀眾 「不管有沒有對象,妳都有力量去愛。」
聯絡我們
粉絲團
回首頁
iLOOK電癮派對 2020下半年度10-1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