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OOKER電影網> 獨家快訊 > 資深電影人姚經玉專訪|玩轉時光,「電影」幕後三十年
資深電影人姚經玉專訪|玩轉時光,「電影」幕後三十年
2020-11-11 作者:iLOOKER網編輯

最初是什麼樣的契機下踏入了電影圈的?
電影這個行業跟我過去所學過的東西、家庭環境一點都沒有關係,我本身是學建築的,以前在學校做藝文活動,同時我也在看電影,當時看歐洲電影也看國片,後來到當兵時,因為軍中有戲院,正好我的職務是管電影的,類似晚會的業務,突然間我手上就有很多電影票,那時假日就從早看到晚。後來覺得看不夠,就跟台北縣管電影的人要票,回台北後整天泡在板橋,在板橋前、後火車站兩邊跑場看電影,像影展的方式,那時最高紀錄是一天看了六場。

當完兵後回到本行做了室內設計一段時間,覺得我還是比較想要做電影,到今年為止正好做電影就滿30年。後來我跑到某小電影公司說我要做你的行銷,他們沒有行銷,我也沒有經驗,但我跟他說你一定要用我,我只要每天來上半天班,你不用給我太多錢,但是我一定會讓你賺錢。第一部我就讓他們賺錢了,我跟那個老闆說,以後你就盡量買恐怖片,因為那時候美商不發恐怖片,獨立片商買不起大卡司的片,恐怖片是最好的選擇,老闆真的也靠恐怖片賺了幾部的錢。

離開這間公司後覺得做電影實在太快樂、太有趣了,我就決定自己發行電影,於是進了海鵬。海鵬原本是做軍中戲院的,後來軍中戲院沒有了以後,海鵬就決定變成做藝術電影。到現在我在學校教書,很多大學生到了大四都還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什麼,我會跟他們說,不管做什麼都沒有關係,要做自己喜歡的,因為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才會為它拼命,你也才會成功。

▲ 資深電影人姚經玉(圖/姚經玉)

面對這次疫情,海鵬影業在行銷方面如何做轉變呢?
有時老天規劃的事情,我還算是蠻被眷顧的一個人。今年每個人一看到我都要擺出一副哀傷的樣子,準備安慰,結果卻發現我們很快樂,他們就覺得很奇怪,怎麼可能?有時我們會買到一些,我們自己都不覺得像是海鵬的片,像是《抽屍剝繭》就是一個例子,它也是一部當時我們不太曉得該怎麼發比較好的片。

而一直以來金馬都會跟我們要片子來做影展,金馬反應這部很不錯,來做金馬奇幻影展吧!當時很單純的覺得得到了影展的救贖,雖然後來奇幻影展停辦,還是幫這部片做了宣傳。今年大約四月份時,美商全數撤片,戲院一下子反應不過來,沒片可放。海鵬很幸運,《抽屍剝繭》各戲院乍聽之下調性很對,於是各個戲院都上了這部,不只是威秀這種連鎖戲院,所有的點數戲院也都來要片,這部電影做起來的時候,其實各個戲院的票房營收沒有比較高,但整體營收是超過我藝術片營收的。於是這次疫情,海鵬反而是安全過關。

▲《抽屍剝繭》劇照(圖/海鵬)

面對OTT盛行,海鵬的走向為何?

我覺得OTT對我們來說最大的問題點在於,它改變觀眾的觀影習慣,再搭上疫情助燃,兩個相輔相成更往上跑,正好在時機點上。其實影展也因應OTT的關係做了一些調整,之前影展還會猶豫自己在通俗性跟藝術上要怎麼抓平衡點,現在會發現每個影展都知道,觀眾的觀影習慣各方面都已經改變了,過去的人講藝術電影的方式,現在已經受到考驗,不是好不好的問題,就是電影語言改變了,說故事的方式改變了,所以我常會跟台灣的一些資深導演講,你一定要改變,不改變就會落後。

▲ 資深電影人姚經玉(圖/姚經玉)

之前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要投入錄影帶行業,把他納入在我們範疇內,因為當時是戲院已經不行了,後來OTT開始興起時我也在想要不要做,最後我覺得不要,原因是我的興趣本來就是做電影,我樂在電影院跟觀眾分享一部電影,所以我想我沒有熱情去做OTT,那可能就不是我吃的飯;第二個是,我認為隔行如隔山,我自己做戲院,看到很多不是這行的人,在初踏入這個行業的時候,有遭受到一些莫名的剝削,就像是闖入森林的小白兔,以此類推,如果今天我把影片去做OTT,一定會遭受同樣的命運,所以每個人註定吃每碗飯,不太能勉強,就專注在做我的電影。

▲《隱藏攝影機》劇照(圖/網路)

透漏一些海鵬未來的新計畫?
在影展裡面要看到一部電影,會讓你產生感動的其實越來越少,原因有時候我在想,是不是因為現在這個世代的各方面跟過去年代不一樣了,大家創作力是不是降低了,或有時候覺得是不是因為電影看太多了,變得已經不感覺到新奇,電影能夠真正讓我驚豔的數量,在影展中頂多看到一兩支,很少會讓我像2005年看到《隱藏攝影機》時這麼震撼,結果今年在柏林影展,我看到了。

《Gunda》,競賽片我全部都看完,在看到《Gunda》的時候我很驚訝,他是沒有一句對白的黑白片,本來每次我去德國一定會吃德國豬腳,看完之後我就不吃了,回來之後更將近一個月都吃素,慢慢才開始恢復。我要說一部電影能夠產生一個力量去影響你,這很重要,「Gunda」其實是裡面那隻豬的名字,第二天媒體登出來標題是『Gunda是豬界的梅莉史翠普』,一點都不誇張,我看完的感受就是覺得這隻豬太厲害了,如果有動物屆奧斯卡,她一定做影后,因為你會被豬感動,把她當朋友了。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影像在拍什麼,攝影一開始鎖定黑白就很清楚,美術設計是用黑白的概念去做,所有東西都是非常有層次的,看這部電影時都不要講話、不要吃爆米花,就是靜靜地把它看完,完全融入自然生態,是一般生活絕對看不到的。對我來說,我們自己有打動的電影,就這樣去做做看,以小博大,沒有什麼也就算了,大家最快可以在金馬看到,當新聞出來的時候應該也已經賣完了!

▲《Gunda》劇照(圖/網路)

 
目前沒有相關電影
目前沒有相關文章
  下則:聽「電影」裡的流水年華 專訪威秀董事長吳明憲
聯絡我們
粉絲團
回首頁
iLOOK電癮派對 2020下半年度10-1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