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OOKER電影網> 獨家快訊 > 聽「電影」裡的流水年華 專訪威秀董事長吳明憲
聽「電影」裡的流水年華 專訪威秀董事長吳明憲
2020-11-10 作者:iLOOKER網編輯

受訪來賓:威秀董事長 吳明憲
採訪編輯:黃品潔、陳敬

請問是什麼樣的契機下踏入電影圈?

進電影圈本來不是在人生規劃裡面的,那時候剛好在第一份工作時,跟美商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總監因為辦活動認識,在我要離開下份工作,想規畫去國外念書時,剛好知道福斯在找一個約聘人員,當時認為邊讀書準備,邊做兼職工作可能還蠻適合的,所以就去應徵,很幸運地獲選,就進來這個電影產業了。
後來發現做電影很有趣,比較不同於一般的行銷工作,因為一般行銷工作是要做長期的品牌規劃,但是電影是單一的產品,每做完一部就要換下一部,每一部的主題、目標、對象都不同,每一次有新的電影就要做不同的規劃跟定位,還蠻好玩的。

▲ 威秀董事長 吳明憲(圖/吳明憲)

未來面對類似疫情般無法預知的狀況,是否有因應措施?
在這次疫情過後大家都開始一個新日常,對於影城經營者來講是一個需要去思考的未來,畢竟我們還是做「人」的生意,做群聚的生意,有關疫情的處理方式,這次也是有一個很慘痛的經驗,所以我想提供一個優質的消費場所跟讓消費者放心這件事,不只是威秀,是所有影城經營者或群聚產業,都會需要去思考的方向。
現在科技越來越進步,對於防疫需求的一些科技,我相信也會有更多的進展,我們當然也會與時俱進,至少讓消費者來影城看電影不用太擔心我們的清潔、環境。威秀長期經營下來,在這方面累積的信譽跟給消費者的信心是還足夠的,未來會怎麼變化其實也不知道,我們只能以現有的相關經驗去做好充分的準備。

▲《紅磨坊》劇照(圖/網路)


日新威秀已經結束營業,未來威秀還會打算在西門町或其他地方新拓點嗎?
當然,其實日新威秀暫時結束營業,是因為地主要都更建成商業大樓,裡面也有影城的規劃,所以對威秀來說只是一個三年的時間,在這之間我們還是會去跟業主談,目前的規劃是希望能舊地重開,西門町寸土寸金,也沒有太多地方可以去重建或是做影城規劃,日新威秀其實是我們與都更大樓的地主共同經營的影城,我相信我們再去爭取也是有蠻大的機會與把握可以再合作的。

▲ 威秀董事長吳明憲與許瑋甯(圖/吳明憲)


松仁與信義威秀的距離相去不遠,兩者希望帶給民眾什麼樣不同的享受?
當初在規劃MUVIE CINEMAS的時候,為什麼不要叫VIESHOW CINEMAS,讓它取一個新的品牌名稱,威秀是在信義區起家的,第一家影城就是信義威秀,在長期經營下來吸引了各式各樣的客人,我們認為再開一家影城,就要去定位兩邊要做什麼區隔,經營的方向也不同,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給它一個新名字,類似像品牌經營,原來的品牌跟比較更高等品牌的經營概念。
我們認為有機會把信義區的客人做分眾,把可以接受更高消費的客層,跟信義威秀消費的客層做區隔,所以信義威秀未來的定位比較取向家庭跟年輕觀眾為主,松仁威秀就會是上班族、收入較高的消費者為主,兩邊的定位從顧客群就有不同。
當然在銷售內容上,主要電影的部分,在排片上面也會因應不同客群的需求去排,信義威秀有17個影廳,很好規劃,什麼電影都可以演。但是松仁威秀只有8個影廳,相對於兩間影城的排片就會有區隔,因為觀眾族群是不同的,不同類型的電影,在不同區域的影城表現都是不同的。

▲ 松仁威秀(圖/威秀影城)


威秀除了電影方面也有涉及餐飲,有意發展其他形式的商業娛樂嗎?
威秀的主業是做電影院,大家也可以發現電影院在這些年對台灣來說競爭越來越激烈,從威秀第一個帶入連鎖戲院的概念後,其他本土品牌也開始做連鎖影城的規劃,對影城經營者來講,現在影城經營的門檻其實不高,但是管理跟營運上面還是會有差異。
當然我們也認為,做電影院其實必須要再有一些其他的思維,主業做電影院,最主要會吸引大家是因為我們會聚客,有聚客能力有人潮就會有消費,從本業的想法出發,既然是做娛樂的,跟吃的、玩的都可以再去做發展,所以會看到開始有一些餐廳的代理,另外像SNOWTOWN室內玩雪樂園,也是我們認為還有哪一些吸客的娛樂設施可以去嘗試。變成說威秀未來的品牌不會只有影城這個單位,會希望是一個關於娛樂、餐飲相關的威秀集團的概念。

▲ 松仁威秀內部(圖/威秀影城)

之前看到您主導國片起飛記者會,為什麼想要去推動這個計劃呢?
因為中環的關係,我們公司的關係,我個人做國片投資已經有段時間了。我們影城界業者,雖是競爭關係也有一個工會,大家常常會去討論未來的發展方向,從影城業者的角度來看,國片勢必是一定要起來的,因為我們鄰近國家,當地本土電影的占比都是非常高的,韓國、日本、印度、泰國等等,占比都是兩位數字以上,只有台灣是個位數,表示對我們而言,電影市場票房要成長就要靠本土電影、靠國片來做,這樣才有機會把多餘的票房增加出來。
這個前提下,幾家影城對於扶植國片也都一直有我們的投入,當初會成立這大聯盟的原因,是美商的很多片都退了,導致於影城沒有什麼大片可以做,當然我們也要自救,就先去找了國片業者,大家坐下來討論做一個活動去推廣,讓大家可以多去看一些國片,在這樣的契機之下覺得可以嘗試,於是去找了影視局規劃,我記得是在很短的時間內,大家分工合作,這次的經驗還蠻特殊的,大家還蠻團結的,當然會希望越來越好。


▲ 「台灣電影起飛大聯盟」海報(圖/海鵬)

最後,挑一部最喜歡的電影吧。
我喜歡的電影非常多,對我來說其實我的工作生涯,以前沒有那麼常看電影,是後來做了電影之後才養成了常看電影的習慣,如果你說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的話,我到現在還是會說,就是那時候讓我做的最開心的一部電影叫《紅磨坊》,因為那部電影是我進了福斯之後沒多久要做的電影,印象很深刻是當初我們要做這部片,要爭取檔期的時候國外是反對的,所以是我們所有人提著頭去說我們一定會把它做起來,之後要到那個檔期,做了很多宣傳、活動,票房也做得蠻好的,我記得好像四千多萬,其實是以一個歌舞片來講,尤其歌舞片對台灣觀眾來講不是那麼受歡迎的類型,所以那時候這樣子把《紅磨坊》做出來我們都很開心。當然我覺得很好看,歌也很好聽,那部片到現在看還是很好看,甚至於這部片在百老匯有舞台劇版了。


▲《紅磨坊》劇照(圖/網路)

 
目前沒有相關電影
目前沒有相關文章
上則:資深電影人姚經玉專訪|玩轉時光,「電影」幕後三十年   下則:《婊兄弟上路》:騎過路過不容錯過的坎城影展激推喜劇
聯絡我們
粉絲團
回首頁
iLOOK電癮派對 2020下半年度10-1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