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LOOKER電影網> 獨家快訊 > i口碑!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:在人生跑馬燈裡學會接受自己
i口碑!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:在人生跑馬燈裡學會接受自己
2020-09-30 作者:iLOOKER網編輯

文:放映雞

[有雷影評]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海報(圖/Netflix)

「所以我到底看了什麼鬼?」和我一樣吶喊著這個問題的觀眾應該不在少數,故事講述男主角Jake帶女友回家見父母,卻走進一連串不可理喻的詭異事件,本片骨幹簡單但精神豐腴,虛實錯落的細節層層堆疊,它不是柯南、不會給任何解釋,適合喜歡自己慢慢拼湊的朋友,本片的寓意可能帶給你餘韻深長的觀影感受。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網路)

編導查理考夫曼在2003年憑《王牌冤家》贏得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,其幽暗風格與燒腦編排在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裡火力全開,開門見山就提醒觀眾別只看畫面,要感受超越視覺的、鏡頭間無形的對比,所以才在片頭放上十秒的黑白畫面。那十秒是著名的庫里肖夫實驗,將面無表情的男人臉部影像,分別剪輯接上湯、棺材和女人三個鏡頭,觀眾卻會對男人的「表情」產生不同解讀,此實驗是對影視「蒙太奇理論」的證明,即意義是通過畫面之組合來暗示,從而產生單獨鏡頭本身不具有的、或更為豐富的涵義,同時也代表著影片不會有標準答案,以下分享僅僅是我個人的解讀。

 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Netflix)

本片以Jake的回家之旅和工友伯伯的畫面穿插而成,到中後段應該可以確定這名工友伯伯就是Jake本人,整部戲就像是他瀕死前的人生跑馬燈,充滿錯置的時間順序、精神不連貫的人物,可以將之視為幻想、夢境甚至思覺失調的症狀,見證一場雜揉了回憶和渴望的陰鬱幻覺。

全片的時序象徵著從真實世界走進Jake的黑暗心裡,從開頭乾淨明亮的城鎮,驅車前往白雪靄靄、杳無人煙的鄉間老家,路上荒廢房屋前的嶄新鞦韆、保存完整的兒時房間,都說明了童年幾乎是Jake心中唯一一塊樂土,長大後(駛離房子)的生活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,異樣的冰淇淋店是他想要卻得不到的陽光、愉悅,學生時代被霸凌的回憶讓高中看起來無比冷冽,可悲的是即使恨透這個地方,往後餘生還只能困在這裏當工友,恍惚間就在此結束了生命。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Netflix)

一直被以不同名字稱呼的女友,外表是Jake在酒吧裡看見過的女孩,但他其實從未上前搭話,只是把電影裡的搭訕情節當作回憶,讀過的詩、畫過的畫變成幻想情人的作品,這位打扮繽紛、風趣可愛的自然組研究生,是和他本人相反的完美人設大禮包。或許Jake真的有過女朋友或至少女性朋友(1小時36分時副駕變成一個比較陰鬱的女子)但對他所嚮往的那位女孩來說,要記起Jake的臉,就像要想起幾年前出現的蚊子一樣困難,後來在走廊翩翩起舞的年輕男女,演繹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,一份他難以企及的愛。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網路)

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毫不留情地點出事實,我們都想成為有趣、有才或至少有意義的靈魂,但人生不是心想事成的樂園,多少人和Jake一樣平凡無奇、一生平庸。實事求是、在意成就的他,從小就只能拿到勤勉獎章,而不是聰敏獎章,舉畫畫來說,吃飯時父親說女友的畫沒有情感,其實是曾經對自己畫作的負面評價,久而久之他意識到不論自己多麼努力,仍得不到爸爸的讚許,更遑論成名,因此把那些在窗邊或室外完成的景物畫,全部塵封在地下室裡。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IMDb)

最後伯伯赤裸著身子、跟著幻想的豬走進學校,就呼應到片名我想結束這一切,自殺後他夢見自己站在諾貝爾獎的講台上,點出他自小想成為科學家的夢想。但人生的終點沒有諾貝爾獎,只能敞開心胸接受兒時的勤勉獎章,終於掙脫自我期望帶來的失落、撥開用來排解孤獨的幻想,大聲唱出自己渴望溫存的心聲,至少在解脫的這一刻,他誠實地面對自己、接納了自己的人生。

▲《我想結束這一切》劇照(圖/Netflix)

 
目前沒有相關電影
逼瘋觀眾!腦洞大開驚悚作品 演員拍完直呼「懷疑人生」
上則:i口碑!《小武》:觀賞邊緣者的生活實境秀   下則:i口碑!《Tenet天能》:「你將以新的方式看待世界。」
聯絡我們
粉絲團
回首頁
iLOOK電癮派對 2020下半年度10-1...